西城有卿

2p成图
上色毁线稿系列

【HQ l 多cp】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好吃!

Schoolgirl Q:

看过了菌太太写的网王版后被虐的不要不要的于是自己也治(致)愈(郁)一下,控制不住罪恶的双手啊wwww


本文/采访体内包括的cp有月岛萤 X 山口忠,泽村大地 X 菅原孝支,东峰旭 X 西谷夕,黑尾铁朗 X 孤爪研磨,及川彻 x 岩泉一。


全体双向单箭头,为什么没写影日怪人组合呢?小飞雄先不说,我觉得翔阳小天使一定能够打破双向单箭头www


【黑粗】内为角色的内心独白,之前的太太们用的格式我也继续搬wwww 


角色是古馆老师的,OOC是我的 ( :3 )


  


 


——你暗恋过吗,在什么时候?


 


月岛萤:小学末。


【第一次见到他时候,被欺负同班同学地蹲在地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那画面…不忍直视】


 


山口忠:嗯,是……小学五年级!!


【在被欺凌的时候遇见了他,蹲在地上的我仰视着他,像是一个带着光环的巨人向我伸出援手】




泽村大地:高中一年级。


【在排球部新生报道的时候第一次见,他的笑容很好看,像…“阳春三月拂上枝头的春风”什么的?这是在哪篇课文里看到的?】


 


菅原孝支:是高一的事啦。


【“来自泉馆中学的泽村大地”,在他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的目光就从未离开过他】


 


东峰旭:高中...... 二年级。


【第一次见面还被误认为是骚扰女生的不良少年阿QAQ 】


 


西谷夕:刚来乌野的时候!!


【在体育馆见到他才发现是我的前辈,当时也只想问那个女孩是不是迷路了,意外地是个善良的人嘛?】


 


黑尾铁朗:是小学吧…?几年级来着?


【好不容易我家隔壁的空房搬来一个同龄人了,我当时下定决心一定要和他成为朋友】


 


孤爪研磨:小学三年级。


【搬到新家后… 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阿黑了】


 


及川彻:应该是很多年前了吧?


【毕竟在我们很久之前就认识了,可能真的打在娘胎里就认识了】


 


岩泉一:鬼知道什么时候的事了。


【当时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吧】


 


 


 


——TA是个怎么样的人?


 


月岛萤:老好人。会经常被发好人卡,很容易被欺负的那种。


【一旦认真起来潜力无限,生气的样子…还挺帅气的。】


 


山口忠:是个非常聪明,非常理性,非常帅气的人!!如果能够更坦率一点的月就更好了!!


【口口声声地说着排球只是个社团活动,却比谁都在乎输赢,真是别扭呢月月o(`ω´ )o】


 


泽村大地:总是笑眯眯的,很随和,很体贴的人。


【但是他生气起来....... 简直是修罗场…… 那种场面真的不想见到第二次了......】


 


菅原孝支:一个有着与生俱来的领导力的人。乌野在他的带领下,感觉无论多高的地方都可以到达。


【同时也把队里那些捣蛋鬼训得服服帖帖的,有着谜样的威慑力呢ww】


 


东峰旭:总是元气满满,大大咧咧,啊还有点小孩子气。


【他小小的身体里,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西谷夕:是一个有着和自己粗犷狂野外表完全不匹配的玻璃心的胡子蛋!!嘿嘿www


【但和他的头衔一样,他是我们在走投无路时可以依靠的王牌】


 


黑尾铁朗:是个很腼腆很内向的人,不爱说话,不善交际。很聪明,观察力和推理思维是一流的。毕竟是我们音驹引以为傲的大脑啊。


【像只小猫一样可爱。好像我给自己的定义是猫奴。】


 


孤爪研磨:很可靠…… 但不正经。


【虽然知道他有自己的恶趣味,但竟然能和木兔前辈那样的人称兄道弟...... 也有单细胞的一面吗?】


 


及川彻:是个很粗鲁!!很暴力!!一点也不温柔体贴的纯直男!!!那种绝对绝对不会被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认真点评价他的话,他比同龄人更成熟,有担当,看事情看的很透彻,也总是在我看不开的时候叫醒... 不,抽醒我】


 


岩泉一:呵,是个性格烂得一笔还好逞强的辣鸡。


【他不是个天才,这点他比谁都清楚。但他在背后付出的努力,他身上的淤青,很多人也看不到。】


 


 


 


——TA的哪一个瞬间最让你心动?


 


月岛萤:他不顾一切地呐喊着那句…“除了骄傲还需要什么”的时候。当时把我震住了几秒。朝夕相处的人突然变得…很陌生,但还是挺帅气的。


【那是他第一次如此地强烈地想要捍卫着自己的尊严,是一种很触动人心的坚韧。】


 


山口忠:每一个瞬间,嘿嘿ww


【毕竟他真的是一个像萤火虫一样,散发着自己的光芒的人啊。】


 


泽村大地:要说的话,他的每一个笑容吧。


【最后我发现,我压根就没在课本上见过“阳春三月拂上枝头的春风”这句话。】


 


菅原孝支:每当他在场后接起一个危机球,把它转为我们的机会的时候。他像是我们最坚实的地基,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他叫大地吧?(笑)


【真的不愧是乌野的队长,我们的支柱呢。】


 


东峰旭:在我的球被拦下,回头发现他就在我身后,已经救起了那个球的时候。


【我知道的,因为他在我的身后,我才能够安心地,肆无忌惮地扣下每一个高球】


 


西谷夕:他每次在我面前,在前场起跳时候的“吱吱——咚!!”,跳的很高很高然后把球狠狠地扣杀过拦网时候的“啪啊——!!!”,球落在对面球场上后的“咚...咚…轱辘”!!有没有很帅!!!


(Q:…我,我想不出那种橡胶鞋底摩擦地板的象声词...... 就,就吱吱吧...... )


【我是那么喜欢看着他的背影,像是散发着旭日升起时耀眼的强光。】


 


黑尾铁朗:他每一次攻打着新买的游戏的关卡时,每一次镇定地分析战局时,还有他每一次托球时,双目里的那种专注。


【那种专注真的超——可爱的啊。】


 


孤爪研磨:每一次临危不惧地鼓舞我们的时候。


【但真希望他不要再在鼓舞士气的时候喊那个中二的口号了..... 很丢人...... 真的很丢人......】


 


及川彻:完全没有!!岩酱那个暴力狂怎么可能有让人心动的举动嘛!!!


【从小到大每一个默契满满的瞬间,那种感觉像“阿吽的呼吸”,觉得就连心跳都能同调。】


 


岩泉一:啊这个真没有,一个都没有。


【……在千钧一发的关头发出漂亮的service ace,这个勉强算吧。】


 


 


——你为TA做过最傻的事是?


 


月岛萤:他在嶋田先生那里练跳飘的每晚,我会在篱笆外看他练习,在他练习结束之前离开。哈?你说这不够傻?我又不像怪人组合的那两只猴子,做出超出自己理智底线的事。


【我想要一步一步地见证他的进步,但又不想惊扰到他,于是透过篱笆的空隙像一个偷窥狂一样......】


 


山口忠:有那么多次女生让我帮忙转交情书给月,我每次基本上都会照办的,虽然月一封也没有读过。只有一次… 我把 XX 同学的情书收下了后,第二天直接退给了她,告诉她月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不知道月有没有喜欢的人,也不知道月会不会也喜欢她… 这,这样欺骗了他们,的确不好(挠头笑)


【可能我之所以做出这种傻事,是因为把占有欲放在了从来都不属于自己的人上吧…】


 


泽村大地:为了那个他超想要的乌鸦公仔,陪着他一起参加了那个超辣麻婆豆腐挑战。最后总算拿到了公仔,事后我吃了快一个星期的胃药...... 


【虽然这个绝对不会有第二次,但我觉得这这不算傻事,毕竟是为了他。】


 


菅原孝支:好像不是为了他做的傻事,而是时不时地给他添乱,破坏他在后辈面前的队长威严www 


【但我知道他会包容我做的这些小傻事。毕竟我目前还保持着没有一次接受过制裁的记录呢~】


 


东峰旭:我们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吃着嘎哩嘎喱君,他的一手滑掉在了地上。我假装我中了“再来一根”,回教练那里又给他买了一根。诶,这,这其实是,很不值一提的事吧(笑)


【就算要撒一个蹙脚的谎,我也想让你多笑一会儿】


 


西谷夕:我那会儿让大地前辈很困扰的小执念!如果他不归队的话我也不会重新穿上队服。还好我们的王牌还是回来了(笑)


【我不想看到没有你的球场,那样意味着我们没有你也能赢,而你是我不可缺少的】


 


黑尾铁朗:上大学后有次听说他在训练中中暑晕倒了,我翘了课就坐电车回音驹看他,但没等他醒来多久我就得赶回去考试了。当然,考得一塌糊涂,我迟到了快半个小时老师差点就没让我进去。


【都成为队里的领袖担当了,怎么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啊,让我怎么放得下心】


 


孤爪研磨:一个人去过阿黑的大学,想见他,却发现他那个周末回家了,我又在大学那边迷路了... 最后怎么样了?我不想说。


【我知道你在大学忙,也有自己的生活了… 但我还是想见你。我还是想你。】


 


及川彻:傻事?及川先生怎么可能会做傻事~


【因为我越来越成熟,却越来越不敢为了他做傻事了啊。】


 


岩泉一:啧,喜欢他这件事听起来还不够傻吗?


【但居然还真就喜欢上他了…… 真是大意了......】


 


 


 


——因为喜欢TA,你有发生什么改变吗?


 


月岛萤:对排球更加上心了。


【“逊毙了”这句话可不想从他那再听第二遍了,我也是有自己的pride的。】


 


山口忠:开始在排球里追求胜负了。


【想要尽快追上他的步伐,希望有一天可以跟他并肩作战,作为乌野的矛与盾。】


 


泽村大地:越来越… 能吃辣了。


【这我真没办法,他那么喜欢麻婆豆腐,又那么喜欢分享……】


 


菅原孝支:更懂取舍知进退吧,为了团队最大的利益。


【让出正选二传的位置虽是不甘,但我想要和他一起,站在赛场上久一点,能多站一分钟也好】


 


东峰旭:更加勇敢,果断了。


【我不再惧怕拦在我面前的铁壁,因为我知道我身后有最强的守护神。】


 


西谷夕:更懂得去体谅他,支持他了吧。


【明白了当初不应在他已经自责到极点的时候去雪上加霜,应该… 去…那个词是什么来着?雪中送煤?】


 


黑尾铁朗:维护他似乎已经成了我的天性之一。


【从小学到高中,他总是因为不善交际而被同学孤立,也总是会受到那些无法赏识他的才能的前辈的排挤。】


 


孤爪研磨:更加自立了吧。


【必须得习惯没有他在我身边了。】


 


及川彻:没有啊?及川先生还是及川先生~


【但他总是认为我做的什么都是傻事,嗨呀好气啊。】


 


岩泉一:那垃圾怎么可能改变我?(白眼)


【只是为那垃圾多操了很多不该操的心。】




 




——表白过吗?


 


 


月岛萤:没有。


【没有所谓的开始,便也不会有结束。】


 


山口忠:没有啦...


【如果这次听见“闭嘴,山口”的话,我不能保证我能够像往常一样,笑着说“抱歉,月”了。】


 


泽村大地:没有。


【在他眼里,我应该只是个好朋友和好搭档吧,没有更多了…】


 


菅原孝支:没有哦。


【这种没有结果的事情,就不要让他徒增烦恼了吧。】


 


东峰旭:…… 没有。


【他那么喜欢清水,肯定不会接受我一个男人的这种… 非分之想吧。】


 


西谷夕:差点就去告白了,哈……


【这是我唯一害怕的事情。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胆怯。】


 


黑尾铁朗:没有这个打算。


【‘友人以上,恋人未满’什么的,我从来都不敢往这个方面想。】


 


孤爪研磨:......没。


【如果他不是伴我一起长大的那个人就好了。】


 


及川彻:算是吧。什么时候?愚人节啊~多好的机会!最后还被岩酱狠狠地揍了一拳,真是的一点也不解风情www


【他是不是不知道,有多少愚人节的告白都是披着玩笑外衣的真心话】


 


岩泉一:怎么可能。


【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人… 怎么可能开得了口啊。】


 


 


——现在最想对TA说什么?


 


月岛萤:不要忘记你那个夏天说的话。不要忘记你是为了什么而拼尽全力。希望假期再见时能够看到你的进步。


【若是再一起打球,我也会全力以赴的。】


 


山口忠:希望月在东京一切都好!!没能考上月要去的学校真的很遗憾QvQ 但希望月能在大学里也能交到新的朋友,如果能和他们一起打排球的话就更好了!!


【他们会是多么幸运啊,能每天见到我朝思暮想的人。】


 


泽村大地:大学你可是要出远门了啊,一个人在外,照顾好自己。记得常乌野看看,别忘了我们仨的约定,每年可是要去IH和春高给我们的后辈们打气啊。


【我可能曾经是乌野的支柱,但你一直都是我的支柱。】


 


菅原孝支:接下来就不会一起每天上下学了,肯定会很别扭吧,至少对我来说。仙台离家不远,记得要多跑几趟替我看看那帮孩子们有没有搞事(笑)


【再一起作为小乌鸦们的“爸爸”和“妈妈”,来看看这些羽翼日渐丰满的孩子们吧。】


 


东峰旭:继续做你自己吧,开开心心的。


【继续让你活力四射的样子感染他人吧。 】


 


西谷夕:不要再那么玻璃心啦!!加油成为更加帅气+狂野的ace吧!!


【我心中的王牌...... 从始至终,就只有你一个。】


 


黑尾铁朗:我不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不要老是低着头玩游戏,不要伯母不在就只吃苹果派一定要多吃蔬菜,不要周末闷在家里我会让山本强制性带你去跑步的 … 呃,是不是说的有点多了(笑)


【虽然希望你能永远依赖我,其实...... 依赖你的,离不开你的,是我啊。】


 


孤爪研磨:… 我是不会去阿黑的大学的。太大了,容易走迷路。周末如果回家的话再过来吧。


【所以… 常回来看看吧。希望你再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放弃这份感情了。】


 


及川彻:不要再那么拼啦~就算真的长过了一米八女孩子也不会喜欢岩酱这样的男孩子的略略略(大王式吐舌)


【谢谢你,这十几年来每一天的陪伴,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岩泉一:没什么可说的。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


【不该说的也一句没说… 只是希望你能真正地开心,到老死的那天也一定笑着啊。】


 


 


——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月岛萤: 我喜欢过你… 你不知道吧。


【毕竟我从来都不是会表达情感的人,这份感情应该也瞒过了你。】


 


山口忠: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若是没法像那晚一样让话语直达你的心里,就让这个秘密深埋我心底吧。】


 


泽村大地:我喜欢过你,你… 应该不知道吧?


【毕竟错过了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说出那句话了。】


 


菅原孝支:我喜欢过你,你知道吗。


【后来的我们,就是个花开两朵的故事了,没有结果的故事也不算故事了。】


 


东峰旭:我喜欢过……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算了,我知道就好,你只要继续做西谷夕就够了。】


 


西谷夕: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如果在你毕业时我能在你走前叫住你,现在的我们会是怎样?】


 


黑尾铁朗:我喜欢你,你… 不知道的吧?


【如果我真的说出口了,我们的关系就不再像以前那样了,是不是就真的回不去了。】


 


孤爪研磨:我喜欢你...... 希望你不知道。


【如果知道了的话,你还会愿意回来吗?还愿意再陪在我身边吗?】


 


及川彻: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若是心跳和呼吸都能同调,那这种心情......会不会也能够同调?】


 


岩泉一:我喜欢你,你最好别知道。


【毕竟这种心情...... 是怎么也同调不了的吧。】


 




-完-








后记




一些关于上大学的小脑洞:月月应该是那种能考上东大的学霸所以最后去了东京,山口小天使因为英语这个短板而没通过入学测试。


大地爸爸就在离家不远的仙台上大学了,Suga麻麻则是离开了宫城去了另一个县,目前还没决定好,泥萌觉得会是哪里呢?也许是个有各种特色辣菜的县(滑稽脸)


老黑就在东京上大学咯,但离音驹还是有好一段距离的,所以每次回来得做好久的电车。


还有一对官配没有写进来的就是兔赤wwww 想想木兔前辈是和翔阳一样,能够打破双向单箭头的壮士吧wwww 


以及()太太!!你写的大菅文我觉得最揪心的就是这句“后来是个花开两朵的故事了”如果你看到了求评论我现在在喜欢的文章里已经找不到你了QAQ



天哪天哪天哪天哪😭😭😭😭😭😭

chellokoru:

給湯上面的一個他排球寫手合本裡面的大菅文畫了張圖——
全圖等賣完以後哪天記起來就ry... ♡_(¦3」 ∠)_

最近的排球相关。没怎么画排球

西尘老师fight!

期待你的文!

 @西尘_ 

boom

時雨不沢:

具体的情境我没有脑补太多,总之是一个不听话的月月被老黑按住的场合

可能出现的对话大概有:

-“唷?小毛孩也学人抽烟?”

-“对一个比你高的人说什么小毛孩呢”

-“淋得跟落汤鸡一样醉醺醺的还好意思嘴硬(噗嗤)

-“黑尾前辈才是,这是上哪儿挂的彩呀(笑)”

-“如果跟你说这是别人挂的彩你会不会更崇拜黑尾前辈我呢?”

-“请别用更字,从一开始就没有崇拜谢谢”

最近两个月的小排球摸鱼

po主画工倒退中

cp涉及影日月影及影,请注意避雷

以后不混微博了,扎根lofter wwwww
毕竟我是玻璃心小公举
我要继续做玻璃心小公举,不服憋着

嗯,只想对一个人说

lost7:

"晚安,好梦”

这句话只想对你一个人说